神州杂志社融媒体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湖南新邵:清水鸣珮处 湾出的何止是一抹乡愁

时间:2021-03-04来源:中国网作者:李桂英

【点睛】不经意间,跌进了清水村的怀抱,恰如一场初遇,无约,却悄然而至。有人说,人生最美是初遇,而我想,人生最美是重逢。犹如隔年还开的花,若能开成初见的模样,那一眼重逢则有更加温柔的相认,任凭岁月沧海桑田,任凭四季枯荣辗转,终似蓦然回首……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的田野。”记忆中,这是一位母亲送给儿子的话。我的理解是,人生的路上也许会有许多的遗憾与不尽意,但生活,总会有更多温暖。

其实也是,人最该学会的是爱惜自己。孤独的时候,给自己安慰;寂寞的时候,给自己温暖。如果此际你正远离家乡故土,如果此际你正在想家想家人,那么,温暖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给自已一次喘息的机会,也给内心一次放空的休憩,籍此聊解那抹蓝墨水般的情思,或者乡愁。

一脉由无数山泉汇成的淙淙溪流从两岸青山挟持的田垄间穿过,错落有致的木质结构的小青瓦建筑群,基本上保持着明清时代的原始风貌,旧时古道狭窄弯曲的石阶小巷,总能给人以返朴归真遐想着去穿越时空的隧道,即使是现代的建筑,也都挂上红红的灯笼,门脸上镶嵌木制的楹联……远离城市的喧嚣,安静的如同千百年前的模样,在霜降节气来临的前一天,在细雨斜风里,在我欲觅田园解乡愁的“温暖”中,湖南省新邵县清水村就以这种态势映像在我们的镜头和文字间。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虽说来时并无百花秋月凉风白雪,因是无约,且有秋雨,但用双脚不停去踩镶嵌在村中心广场上那阴刻有大小不一、形体不同“寿”字的几百块青石板,虽万象风物不在,已是欣然可待的丰实了。

踩累了,静静伫立。年轮的渡口,问天命知向何处?青春岁月就像几片薄薄的纸,浓缩成影片当中的几个匆匆桥段。家严家慈健在,膝下儿孙含饴待弄,过往和今天仿佛就是一夜之隔,时空的列车很快就会驶过……

“再踩踩吧,一定会保佑您的父母健康长寿,子孙兴旺。”

不知何时,身边来了一位老者,对我郃笑言曰。健康长寿,此话中听!谁不想长命百岁,看庭前花开花落!谁不想赓续绵延,捋天际云卷云舒?生命在于运动,单凭一个“踩”字,我相信老人“长寿兴旺”的祝福就不是迷信的鼓吹!

“今年77了,家里还喂了十几只鸡鸭,种了几分小菜地,平日里自己煮饭弄菜吃,呵呵。”一声硬扎爽朗的“呵呵”,风雨桥上,老人向我露了自己的底牌:他在村里,还是个“小字辈”,比他年龄大的多的是,有的还能下田干活。

溪流在风雨桥下奔腾不息,半月形的拱桥两岸阡陌纵横,群山间古树新枝张开怀抱,目之所及,时空仿若随时可以定格。小心翼翼的呼吸着都市里千金难买的清甜空气,发自内心地感谢青山绿水赐予的心生欢喜。因为,在这片我用脚步丈量过的方寸土地,我已完全放空自己。

“你的店名以后就叫‘清水湾’吧。”来自北京的媒体采风团团长吴老师向热情索名的一农家乐老板娘建议。

“您看,您这个房子前有群山如黛堪可入画,后有峻岭为椅丰衣足食,下有雷公洞峡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上有清水汇溪奔腾而来……”吴老师像诗人一样娓娓道来。

其实,在清水村,打开每一扇门,推开每一扇窗,以绿水青山为底,以大红灯笼为框,哪一家农舍不是如此,前有群山如黛堪可入画,后有峻岭为椅丰衣足食?哪一家民宿不能闻风听溪,醉氧而眠?

人生的起落浮沉,或者悲欢离合,或者相思依恋,是否有时又犹如我们手中的镜头?拿起、对焦、定格、放下、甄选、出彩……时间也许会像风一样掠过,春夏秋冬的流年盛事终成过往,心灵的邀约,或被一隅山水田园宁静地安放,无论他乡故乡,心若常有绿荫,温暖就不再是遥远的事情,也许热忱一时,也许温暖一世,一个回眸,一柱心香,也许就是一世的缘。

不经意间,跌进了清水村的怀抱,恰如一场初遇,无约,却悄然而至。有人说,人生最美是初遇,而我想,人生最美是重逢。犹如隔年还开的花,若能开成初见的模样,那一眼重逢则有更加温柔的相认,任凭岁月沧海桑田,任凭四季枯荣辗转,终似蓦然回首……

清水村,清清山泉汇成的那一脉溪啊,你湾出的何止是那一抹蓝色的乡愁……

(刘佑祥/文 颜国良/图)

推荐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内页

湖南新邵:清水鸣珮处 湾出的何止是一抹乡愁

时间:2021-03-04来源:中国网作者:李桂英

【点睛】不经意间,跌进了清水村的怀抱,恰如一场初遇,无约,却悄然而至。有人说,人生最美是初遇,而我想,人生最美是重逢。犹如隔年还开的花,若能开成初见的模样,那一眼重逢则有更加温柔的相认,任凭岁月沧海桑田,任凭四季枯荣辗转,终似蓦然回首……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的田野。”记忆中,这是一位母亲送给儿子的话。我的理解是,人生的路上也许会有许多的遗憾与不尽意,但生活,总会有更多温暖。

其实也是,人最该学会的是爱惜自己。孤独的时候,给自己安慰;寂寞的时候,给自己温暖。如果此际你正远离家乡故土,如果此际你正在想家想家人,那么,温暖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给自已一次喘息的机会,也给内心一次放空的休憩,籍此聊解那抹蓝墨水般的情思,或者乡愁。

一脉由无数山泉汇成的淙淙溪流从两岸青山挟持的田垄间穿过,错落有致的木质结构的小青瓦建筑群,基本上保持着明清时代的原始风貌,旧时古道狭窄弯曲的石阶小巷,总能给人以返朴归真遐想着去穿越时空的隧道,即使是现代的建筑,也都挂上红红的灯笼,门脸上镶嵌木制的楹联……远离城市的喧嚣,安静的如同千百年前的模样,在霜降节气来临的前一天,在细雨斜风里,在我欲觅田园解乡愁的“温暖”中,湖南省新邵县清水村就以这种态势映像在我们的镜头和文字间。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虽说来时并无百花秋月凉风白雪,因是无约,且有秋雨,但用双脚不停去踩镶嵌在村中心广场上那阴刻有大小不一、形体不同“寿”字的几百块青石板,虽万象风物不在,已是欣然可待的丰实了。

踩累了,静静伫立。年轮的渡口,问天命知向何处?青春岁月就像几片薄薄的纸,浓缩成影片当中的几个匆匆桥段。家严家慈健在,膝下儿孙含饴待弄,过往和今天仿佛就是一夜之隔,时空的列车很快就会驶过……

“再踩踩吧,一定会保佑您的父母健康长寿,子孙兴旺。”

不知何时,身边来了一位老者,对我郃笑言曰。健康长寿,此话中听!谁不想长命百岁,看庭前花开花落!谁不想赓续绵延,捋天际云卷云舒?生命在于运动,单凭一个“踩”字,我相信老人“长寿兴旺”的祝福就不是迷信的鼓吹!

“今年77了,家里还喂了十几只鸡鸭,种了几分小菜地,平日里自己煮饭弄菜吃,呵呵。”一声硬扎爽朗的“呵呵”,风雨桥上,老人向我露了自己的底牌:他在村里,还是个“小字辈”,比他年龄大的多的是,有的还能下田干活。

溪流在风雨桥下奔腾不息,半月形的拱桥两岸阡陌纵横,群山间古树新枝张开怀抱,目之所及,时空仿若随时可以定格。小心翼翼的呼吸着都市里千金难买的清甜空气,发自内心地感谢青山绿水赐予的心生欢喜。因为,在这片我用脚步丈量过的方寸土地,我已完全放空自己。

“你的店名以后就叫‘清水湾’吧。”来自北京的媒体采风团团长吴老师向热情索名的一农家乐老板娘建议。

“您看,您这个房子前有群山如黛堪可入画,后有峻岭为椅丰衣足食,下有雷公洞峡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上有清水汇溪奔腾而来……”吴老师像诗人一样娓娓道来。

其实,在清水村,打开每一扇门,推开每一扇窗,以绿水青山为底,以大红灯笼为框,哪一家农舍不是如此,前有群山如黛堪可入画,后有峻岭为椅丰衣足食?哪一家民宿不能闻风听溪,醉氧而眠?

人生的起落浮沉,或者悲欢离合,或者相思依恋,是否有时又犹如我们手中的镜头?拿起、对焦、定格、放下、甄选、出彩……时间也许会像风一样掠过,春夏秋冬的流年盛事终成过往,心灵的邀约,或被一隅山水田园宁静地安放,无论他乡故乡,心若常有绿荫,温暖就不再是遥远的事情,也许热忱一时,也许温暖一世,一个回眸,一柱心香,也许就是一世的缘。

不经意间,跌进了清水村的怀抱,恰如一场初遇,无约,却悄然而至。有人说,人生最美是初遇,而我想,人生最美是重逢。犹如隔年还开的花,若能开成初见的模样,那一眼重逢则有更加温柔的相认,任凭岁月沧海桑田,任凭四季枯荣辗转,终似蓦然回首……

清水村,清清山泉汇成的那一脉溪啊,你湾出的何止是那一抹蓝色的乡愁……

(刘佑祥/文 颜国良/图)

推荐阅读